1 2 3 4 5
返回信息列表
信息正文
2019-06-21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中国政治研究工作坊第四十四期学术活动

    

2019620日上午,由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吉林大学国家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吉林大学社会公正与政府治理研究中心、吉林大学中国地方政府创新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政治研究工作坊第44期在匡亚明楼3117会议室举行。本次活动邀请了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日本研究中心贺平副教授担任主讲嘉宾,作了题为“国家身份视角下的日本自由贸易战略变迁”的学术报告。行政学院姚璐副教授担任讲座主持人,行政学院宫笠俐副教授担任讲座评论人,行政学院部分学生参与此次讲座。



贺平老师首先对本次讲座的选题原由进行阐释,贺老师认为三个理论中前两大理论在IPE领域内成果较为丰富,而建构主义在经济研究领域中应用较少,特别是在日本研究。而近年来日本自贸战略与建构主义理论较为契合。

贺平老师经过相关的统计,发现目前日本已签署的FTA18个,与加拿大、土耳其、RCEP、中日韩、海湾合作委员会双边、多边协定正在谈判。而在过去几年中,巨型FTAmega FTA)兴起,如美国与欧洲二十八国的TTIPTTPRCEP、日欧EPA。尽管关于巨型FTA的定义不明确、辨准指标不一,但日本可以说在其中独占鳌头、数量最多。这就是日本近年以来贸易战略中明显变化的象征。

接下来,贺平副教授就日本近年以来贸易战略的新特征进行详细阐释。贺平老师认为,身份政治与日本自由贸易战略存在很大的关系。具体而言,身份政治产生的观念所体现的原则与因果关系提供了政策的路线图,不同观念之间进行的竞争深刻影响政治的变化、对政治产生实质效应。贸易政策离不开观念,观念汇聚成国家身份,进而观念对战略变迁有特殊作用。日本的国家身份,关于国家规模、战略主动性、国内精英愿景以及其他方面有着不同的定位。

而日本自由贸易战略中的身份变迁可以大致划分成几个时代:二战前的壁垒时代、多边自由时代、双边FTA时代、巨型FTA时代。在这样的的时代发展中,

日本渐渐从追随者到引领者转变,历届日本政府首相关于国家身份的设定也体现处对自由贸易的主导权渴望越来越高。具体而言,日本在机制建设上,从消极追随者到积极引导者;在规则体系上,从后续接受者到主动创造者;在位置上,从被动防御者到主动塑造者。其中,安倍政府提出了不断加强地位、做自由贸易旗手等纲领。因而其国家身份也定位于尽可能参与全球贸易、处于轴心位置的核心,引领各FTA发挥作用、达成协议、提高一体化深度的主导,不同经济体之间连接中介传导的桥梁。

而探究这些身份背后的原,贺平老师认为以下方面导致日本的身份变化:08年金融危机、亚太再平衡、中日关系的变动、巨型FTA形成等国际政治贸易环境发生了新的变幻。而安培政府的大国志向,即与中国、韩国等国家的比较与竞争,官邸主导型带来的“政强官弱”,权力集中的决策体系,提升政策洼地,改变在议题设置的弱势地位等原因使安倍政府对本国的身份进行重新定位。而日本国内政治经济出现了产业界推动、传统抵抗势力式微、技术自决与理念传播变化等新变化也促使了其身份的转变。

随后,贺平老师从中日韩三边FTARCEP阶段性的成果、主要大国间的贸易政策博弈与其外溢效应、日本贸易战略先进与渐进的平衡三个方面指出了今后研究和学习的增长点。

最后,到场的教师和学生们进行提问,贺平老师就日本的自我认知与被迫主动、影子内阁与权力的集中、自由贸易战略的收效与效应等问题做出回答,并进行了热烈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