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5
返回信息列表
信息正文
2017-09-25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求智读书会•学术活动简报(五十三)

    

    2017年09月22日晚18:00,求智读书会第五十三次活动在东荣大厦1214举行。来自行政学院的部分本科生参与了活动。本次读书会的主题为:“Department of Defense as Ministry of Fear”。读书会由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讲师许宁老师主持。

    本次讨论的文本主要是对威慑的概念进行分析。根据威慑发生的作用机制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基于成本和收益的计算,让敌人觉得得不偿失。二是在敌人的思想中创造或生产恐惧。这种恐惧不是基于理性的计算产生的。同时,许老师还向大家提出了“核战争是否会可以想象的?”,“大国核战略是应基于打赢核战争还是避免核战争?”“核战争是否可控?”等问题,围绕这些问题同学们进行了讨论,大家发现对这些问题的不同回答将导致政策上完全不同的选择,也将使我们队历史事件的解读完全不同。老师认为,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取决于国家实力和国家对自身利益的认识。

    对于威慑的构成,许老师回顾了上一期读书会中所讲到的相关内容。威慑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表达保护某种特定利益的意图,二是证明具有对这种利益进行保护的能力或是能够使进攻方也付出相应的代价。那么,如何衡量这种意图?如何界定这种利益?又该如何判断这种能力?能力和意图都围绕着威慑手段所要捍卫的核心利益。与我们之前的直觉不同,实际上一国对自身核心利益的判断并不总是精准有效的。老师以美国对越战争为例说明,美国认为南越倒台会引发亚太地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因此不惜在此倾国一战,实际上这不过是核心利益错判的表现。

    威慑的能力,一方面是保卫核心利益的能力,另一方面就是对对方造成伤害的能力。而且这种可靠性还包括,只要对方安分守己,我们就能相安无事,一旦对方越过红线,那么必将遭受惩罚。如果没有这种肯定,那么威慑最终只能造成双方军备竞赛的安全困境。尽管我们谈到捍卫的利益必须明确,但利益的表述是否一定要清晰?尽管一般认为一国所要捍卫的核心利益必须要得到清楚表达。但有时含混表述更能实现目的。老师也举例说明了威慑含混表达的政治意蕴。

    威慑还可以划分为中心威慑与延伸威慑。中心威慑主要是指为捍卫自身领土和主权等核心利益而进行的威慑。而延伸威慑则是为维护除本土利益以外的重要地缘政治利益而进行的威慑,如冷战时期美苏给各自阵营下的成员提供核保护。如果说国家保卫领土主权的决心没人会质疑。那么在冷战时期,凭什么让苏联相信,美国会因为西柏林遭受核打击而去打击莫斯科呢?尤其是在明知苏联也有能力打击华盛顿的情况下。如何保证自己延伸威慑的有效性也是学者们争论的焦点。文本中主要围绕大国名誉、领导人的疯狂和成本与收益的理性计算进行解读,但这一问题也带给了大家更多的思考。

    此次读书会,许老师的讲解逻辑清楚事实丰富,对上一期读书会中的一些概念做了更为具体的阐述,并对同学们的问题做了一一解答。第五十三期读书会圆满结束。

                                                                                                  2017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