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5
返回信息列表
信息正文
2017-11-01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求智读书会•学术活动简报(五十五)

    

  2017年10月28日晚六点,求智读书会第五十五次活动在东荣大厦1214举行。来自行政学院的部分研究生、本科生及长春大学的部分同学参与了活动。本次读书会的主题为:“Deflecting the Sword of Damocles: Strategic Defense and Deterrence”。读书会由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讲师许宁老师主持。

  本期读书会继续以核威慑理论为基础,由美国的导弹防御能力引出上世纪六十年代美苏之间以先发打击和反力打击为代表的核战略。首先粗陈美国目前的导弹防御体系,尽管有爱国者3、萨德、宙斯盾剑等不同层级的弹道导弹防御体系,但无论从数量还是布防范围上都难以抵挡俄罗斯的毁灭性打击,因此尚不足以摧毁美俄长久以来的核平衡。尽管如此,应该看到,美业已建立预警指挥控制体系和追求快速全球打击能力的战略目标,正在进行由陆海空“核三角”攻击向攻防兼备发展方向的转变,同时明确核常兼备的打击战略,即以常规武器打击敌高价值重要目标。再回到上世纪美苏争霸的语境下,正如肯尼迪“瓶中之蝎”之喻,美苏都确信保存自己比消灭对方更重要,但又互不信任对方的和平呼吁,既不愿进行毁灭性核大战,又不愿以摒弃地缘政治利益为代价减缓竞争。这种“不吃亏,不失控”的心态必将与常规战争越过核门槛的风险长期相伴。在稳定与逐利的悖论(the Stability-Instability Paradox)中,双方追求目标的实现,成本的控制与风险的驾驭(capability,cost and risk)。三者中,风险是关键的一环。一种风险是双方拥核致使战略资产脆弱性凸显,客观条件强烈刺激先发制人带来的危机风险(crisis instability),这种风险带来的是对确保可靠二次打击能力和提升核打击下战略资产生存能力的强烈需求,通过战略管理风险有效杜绝毁灭性核大战。另一种则是双方军备竞赛造成的风险。以美苏在欧洲的利益争夺为例,西欧常规武装力量不足以应对苏军的巨大威胁,而美一旦采取核战略将极有可能遭受苏联的二次核打击,美是否能承受如此风险来捍卫欧洲,即“值不值得为西柏林去死”成为疑问。显然,二次核打击束缚了美国的手脚,严重影响到美对西欧安全保障的实际性。因此,美国迫切需要打破战略稳定,重获战略优势,此时有两种思路可供选择。第一是消灭苏联核军备(disarming),但过大的技术难度使其恐沦为空谈。另一种设想是有限核战争(damage limiting),即麦克纳马拉提出的精确摧毁敌方军备而不伤及平民乃至民用设施。这样以来,双方的核战略将局限于针对敌方军备的反力打击(counterforce),从而大大缩小核战略破坏力。但这种战略对情报和精度的要求极高,控制附带伤害难度颇大,必然面临技术与战略上的双重困境,因此被阿利伯克等人嗤之以鼻。还有一个重要理念,是由赫尔曼卡恩提出的冲突升级控制(escalation dominance)理念。,包括层级(rungs),升级阈值(thresholds)以及维度(dimensions)三个方面。其中,44个冲突层级的划分充分彰显了国家间冲突的复杂多变;升级阈值主要受技术可行性,风险大小,成本高低等因素影响,换言之,国家对冲突升级与否的决定并不容易;至于维度,主要从规模扩大,烈度增强和政治目标的逐渐升级来分析。由此可见,控制冲突升级虽是促使大国核战略保持克制的有力推手,但其理论在实践中不易操作,其成功运用的先例颇少便是佐证。

    会议过程中,许宁老师与同学们就某些问题展开讨论,并布置了下次读书会的内容。

                                                                                                                            张砚清

2017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