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求智读书会•学术活动简报(五十六)
本信息被阅读132次

  2017年11月9日晚六点,求智读书会第五十六次活动在东荣大厦1214举行。来自行政学院的部分本科生参与了活动,本次读书会延续上次的主题:“Deflecting the sword of Damocles: Strategic Defense and Deterrence "。读书会由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讲师许宁老师主持。

  本次读书会紧承上次的内容,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老师首先指出,大国核战略的目标是在地缘政治冲突中取胜的同时避免核大战,即“不能输,也不能毁灭”(non suicide)的战略准则。基于此,核威慑的核心价值取向是利益互持与战略稳定的统一,即追求有序可控地解决冲突分歧并尽可能地获益。以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为例,在与苏联的角逐中,美国有着捍卫国家本土和捍卫盟友也即捍卫自身地缘政治利益的两大战略任务,其核威慑也就相应的需要中央威慑(central deterrence)与延伸威慑(extended deterrence)并举。

  显然,当美国本土遭受苏联核打击时,美国有理由也必然全力以赴地对苏联实施核打击报复,且很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但当问题变成美国的盟友遭受苏联核打击时,美国地缘政治利益的重要载体西欧受到苏联威胁乃至攻击时,情况就变得十分微妙了。在常规力量不足以保障西欧安全时,是否运用核武器就会成为美国一个艰难的抉择。首先,对苏联使用核武器就意味着美国要蒙受苏联核反击带来的巨大损失,在此情形下,美国对西欧安全保障的可靠性就备受质疑了。美国人可以为纽约,华盛顿,洛杉矶去死,但他们会愿意为西柏林,波恩,巴黎去死吗?鉴于两者性质上的区别,西欧不可避免地产生诸如此类的疑问。此时的美国正面临巨大的战略困境。

  之后,老师重点讲述了一个核心概念—反力打击(counterforce)。在美苏争霸初期,双方拥有的核武器以及战略资产在对方核打击面前的脆弱性强烈刺激着两国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即在首次打击(the first strike)中使用反力打击(counterforce)摧毁对方核武装以保证自身战略资产的安全和双方竞争中的优势地位。同时,提升自己的可靠二次打击能力(credible capability of a second strike)也成为双方的共同战略目标。与毁灭性核打击(countervalue)不同,反力打击(counterforce)追求的是解除对方的核武装,尽管比例上的对等摧毁(proportionality)难以实现,但反力打击的实效性(utility)确是延伸威慑可信性的重要保障。上次读书会已经谈到,反力打击主要有解除武装(disarming)和限制伤害(damage limiting)两种方式,而实行反力打击后形成己方对敌方的压倒性优势使敌不敢轻易动用仅剩的核武从而使己方安全得到保障,这实际上就是威慑理论的重要体现。当上世纪七十年代美苏都拥有了海陆空核三角,并且苏联核武数量超过美国后,战略态势发生了改变。美国担心苏联摧毁自己的陆基核武,而自己的海空陆基核武不足以实现对苏联的反力打击,从而陷入被动乃至落败。在这种情况下,哈罗德布朗提出了二次反力打击理论(second strike counterforce)的理念,认为只有如此才能运用核威慑来保障战略稳定和自身安全。

  随后,许宁老师与同学们就周边热点问题进行了讨论,同学们各抒己见,展开积极的交流,第五十六期读书会随之圆满结束。

2017年11月15日

©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 版权所有
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吉林大学行政学院(邮编:130012)
吉林大学中心校区东荣大厦A座5层、12层
访问统计:
 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