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杜克大学牛铭实教授来我院做报告
本信息被阅读495次

2007517下午2点,美国德州大学政治学博士、杜克大学政治系教授、杜克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举办的“政治学研究方法讲习班”发起人和主讲教授牛铭实教授,应邀在前卫南区数学楼二楼报告厅为我院师生做了一场题为“如何培养自治的真精神”的学术报告。

教授首先介绍了中国古代地方自治思想,他以明朝末年顾炎武“寓封建于郡县”的思想和晚清改革派官员冯桂芬所著《校庐抗议》中提出的以普选方式选出地方自治政府的思想阐明了地方自治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接下来,教授介绍了对我国地方自治产生重要影响的三个村的自治情况。一是广西宜山县屏南乡合寨村,该村在1980年,在全国最早就订立了《封山公约》和《合寨村村规民约》,并且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村民委员会,对当代我国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和村民自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二是北宋时期陕西蓝田推行的“吕氏乡约”。“吕氏乡约”主要包括“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的4方面内容,在管理上具有领导公选、平等、透明操作、自愿参加等特点。“吕氏乡约”对北宋、南宋以及明朝的地方自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以至在明朝后期,中国的地方自治蔚然成风,并领先于世界。三是河北省定县的翟城村。1904年,翟城村的村绅们自发地带领村民在村中置公产、办学校,并且制定了一些村规民约,成立多种自治会社,以自治的方式办理村中事务,翟城村的自治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当时名声鹊起,晏阳初、梁漱溟等中国知识分子都对其有过褒扬。清末以来,中国的历届政府颁布过很多自治制度, 但是,每一次政府发动以后,总是一时热闹就烟消云散了。教授认为,包括翟城村在内的自治运动最终都失败了,归其原因,不是因为前人不努力, 也不是因为制度不完善,是因为缺乏自治的精神, 使自治徒具形式。之所以无法培养出自治的精神, 是因为政府对自治不放心, 担心会乱, 因此以自治之名, 行官治之实。当前是中国政府逐步推动政治改革的大好时机,改革应从推动地方自治着手,安基固本,基层民主牢固了,社会才会安定,民主政治自然水到渠成。牛教授引用了原人大委员长彭真的话 “担心自治影响安定团结,不会的。担心自治会搞乱,不必。基本的东西要定下来,搞自治。”只有政府大胆的放权于地方基层组织,推动地方自治,才能培养真正的自治精神。

报告会由行政学院和吉林大学政治学理论研究中心共同举办,行政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周光辉教授主持了该场报告会。

                                           (行政学院  吴承富)

©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 版权所有
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吉林大学行政学院(邮编:130012)
吉林大学中心校区东荣大厦A座5层、12层
访问统计:
 浏览器: